陕西人才网

HRvs应聘者 谈好这场特殊的“恋爱”

近期,与国内某客车企业谈工作,中层管理岗。鉴于品牌、前期沟通HR招聘负责人表现出的专业,自己决定克服距离等问题,先后两次飞往对方所在城市面谈,当然这两次,对方的时间协调等均让自己为之感动,并至今深表感谢。

在两次面试过程中,对方的HRD及相关模块业务总监都表现出十足的诚意以及专业度。加之,对方的接待环节衔接紧密,无瑕疵可挑剔,不由得更加认同该企业。随着面试的结束,自己对这份Offer已经觉得不太会是问题。鉴于对方的整体评估等,也就默认了一周后给回复的速度。一周后招聘负责人先后以非正式和正式方式通知面试已通过,但是职位级别需要领导再确认,与此同时和我谈了薪资的要求,在表示讶异和狐疑的同时,我还是先谈了期望。

后续,经过两周多漫长等待,还是未果。自己产生了不太好的的直觉,而这种直觉的从事HR八年来显有失准的东西。因过程中已经推辞拒绝了不少面谈机会,于是礼貌性的问询对方结果,对方回复会催促领导回复。三天后的周一,接到另个人的电话,整个通话过程不足1分钟,对方告知,“目前可能有调整,您暂时不符合面试岗位”,身为从业者,没有过多问及为什么,因为对方突然换人沟通,已让自己狐疑,而对于自己的“为什么会180度翻转判定”的问题,对方可以说“领导决定”抑或“前期我不知道你们的沟通进度”诸如此类。于是只是礼貌性的问了她为何换人和我反馈,对方答之前的负责人在休假。于是欣然接受,在对方的礼貌祝福里以及说日后适合岗位推荐的话语里,保持良好态度的说了谢谢,然后挂了电话。

以上案例,让自己想了很多,在自己的判断过程、谈薪过程、企业识别过程等等层面,在对方HR作为层面。其实不得不说,面对这个结果,自己有很大的情绪,作为国内同行业龙头企业,为何他的HR体系在表面的光鲜下是如此的执行推动行为?

对于自身,在初次面试中,对方未将薪酬提及,只是问及某聘网上简历显示数字,自己点头,由于是初次谈,对方未做延展性描述自己也就没有再延伸话题,因为自己一直不是一个特别愿意“讲价”的人,身为同行,自己也最大程度的信任对方的薪酬体系及评估判断。在复试结束后的正式沟通反馈中,对方招聘负责人提及,领导需要确认具体职级,先要我明确目前薪酬及期望。在这个沟通之前,自己做了一个企业的了解(该企业校友较多),于是也给出一个空间较大的期望值,顺附句,我也想最好你们职级确认后综合评估。言外之意,我也希望参考对方的评估。对方招聘负责人也一直是个让自己认同的同行,他说,我先提报再进一步沟通。之后就是他回复的催领导决议,再后来就是换人的一次“歼灭”式反馈。在最终反馈后,还是和最初的招聘负责人再确认(尽管他休假ing),他表示诧异后帮确认,回复可能是薪酬问题上的出入,而其后续收假会再落实,也明确表示这个case由于他将离职,已经换人跟踪,也就是说,换为最终告知我“暂时不适合”的这位同行。

在这个过程里,我反思了自己的谈薪方式,也许太过委婉,不够直接,将太多东西选择柔和方式寄托同行的职业度以及企业薪酬体系上,在明知道面试完定职级是不太正常的情况下,自己不够强势。同时,对于初试和后续陈述薪酬期望问题上的出入,由于自己没有表明出入理由(这个层面上也有沟通不对等的原因),于是极可能在对方高管处,有了信任危机。

 对于企业,在人员调整中,人员的选拔及工作内容的衔接,是须企业去做功课的,应聘者和企业的信任危机也可能就缘此产生。此次前后不连贯式的沟通,甚至让我质疑了民企的HR是不是就真的无法信任,用人问题上随时可以用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来形容,太过任性和随性。这个过程里,也许企业的招聘践行者和高管之间有沟通盲区,应聘者和企业之间也有沟通盲区,但是,在最后不足1分钟的沟通里,更多表达的是什么?我不得不说,我产生了十足的不信任,对方那句客套的“之后如果有适合的岗位,我们...”,在我这里最真实的反应是,那时候,我会说句谢谢,再说句对不起。也许这是首先作为一个应聘者的反应,其次我才是一个HR从业者。或许也因是从业者,在选择和判断里有了更加挑剔的思维吧。

 不是要黑某企业,也不是要发泄自己已有的情绪,只是在这个环节里,更加多的深省了自己,深省了众多同行从业者。一个细小的疏漏,将可能让应聘者无从信任,即便选择,也许就像一场恋爱一样,需要一些时间去弥补这些创伤。作为HR在应聘者面前,柔软的展示,是一门艺术。最初和自己保持联络的招聘负责人,也说之后收假再确认,与其说我在等一个对应聘者的回复,不如说,我现在在等一份信任重建,至少,让我再次一如当初般信任对方的人力机制。

HR,作为企业和员工之间的首个沟通桥梁,在构建员工与企业信任之间,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首次信任危机,也许就产生于招聘那时,愿,所有HR在这条路上,守住自己职场的“道”,谈好这场特殊的“恋爱”。